平码三中赔率|宝马论坛平码论坛百度
    鬼獠瞥他一眼:“怎么?心中不服?”

    劉子安忙道不敢,但那不忿的表情卻是顯而易見。

    他當年也曾為人族拼死血戰,在戰場上被墨之力侵蝕,亦是割舍過自身小乾坤。

    淪為墨徒之時,小乾坤自是不完整的。

    那之后又過了足足三百年,在戰場上立下了一些功勞,才得鬼獠賜下一枚玄牝靈果,修補好自身的小乾坤。

    對比自己當年的遭遇和楊開如今的待遇,一個天一個地,劉子安自是不服,不過鬼獠問起,他也不敢直言。

    將他的表情看在眼中,鬼獠輕哼一聲:“之前扎古說的事你也聽到了,這個人族實力很強,要不然域主大人也不會這么看重他,你怎么跟人家比?”

    劉子安面上閃過一絲桀驁之色:“那要打過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鬼獠悠悠道:“那可是域主大人的墨徒,你若真將他怎么了,域主大人出關后怕是繞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劉子安獰笑道:“主人放心,若有機會,屬下只會稍稍教訓教訓他,又不是取他性命,定不會讓主人在域主大人面前難做的。”

    鬼獠頷首:“你知道就好。”略一沉吟終是搖頭道:“還是不要橫生枝節了,域主大人雖在墨巢中療傷,但他終究是會出關的。”

    劉子安皺眉道:“那玄牝靈果就給他了?”

    鬼獠嗤笑一聲:“域主大人只是要我找一枚玄牝靈果給他,什么時候找得到,那就是我的事了,至于給不給他,也要看他識相不識相。”手指輕敲著桌面:“他恐怕會再去找你,到時候要如何做,你應該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放心,屬下清楚的很。”劉子安恭敬應著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鬼獠揮了揮手,劉子安徐徐退下。

    偏殿中,楊開默默修行,足足十來日之后,也沒等來玄牝靈果。

    按道理說,域主領土上各種物資應該應有盡有,楊開此前跟著黑淵回到此地的時候,也見過這里的繁華,玄牝靈果固然珍貴,但墨族這邊的需求量比人族那邊要小的多,古堡內怎么也該有儲存才是。

    而且這事還是黑淵當眾吩咐下來的,楊開又讓劉子安幫忙探聽,按道理來說,這些日子鬼獠應該已經將玄牝靈果送來了。

    可直到今日也不見蹤影,楊開總感覺事情好像不太對勁。

    而且這些日子他煉化開天丹修行,效率委實低下,遠不能與之前相提并論,如今的情況又不好堂而皇之地取出七品資源煉化,甚至連布置各種禁制的手段都不好輕易使出。

    思來想去,楊開決定親自去找鬼獠問問情況。

    出了偏殿,很快便見到一個行色匆匆的墨族,這個墨族的實力不高,約莫只相當于一個五品開天。

    楊開一把拉住他,開口問道:“鬼獠大人何在?”

    這墨族微微一怔,上下打量了楊開一眼,見鬼了一般。要知道墨徒在墨族這邊的地位向來極低,等閑墨徒遇到墨族正常情況下都是唯唯諾諾,如這般拉住他問話的墨徒,還是頭一次見到。

    不過想起這個人族是域主大人親自墨化的墨徒,地位與尋常墨徒不太一樣,心中也就釋然。

    壓下心中怒火,這墨族搖頭道:“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這般說著,甩開楊開便走了。

    楊開無奈,又詢問了幾個墨族,竟無一知道鬼獠身在何處,又或者是他們知道,卻不愿說。

    這讓楊開皺眉不已。

    找不到鬼獠,還怎么詢問玄牝靈果的事?

    站在原地沉吟了一陣,楊開也顧不得許多,直接催動神念查探整個古堡的情況。

    強大的神念如潮水一般彌漫而出,很快便激發了整個古堡各處的反應。

    古堡內有不少領主級別的墨族,楊開這般明目張膽地以神念查探,自然讓這些墨族大為驚怒。

    不過楊開的神念只是一放既收,不等這些墨族領主反擊,便已退了回來。

    這一瞬間的感知,確實沒有察覺到鬼獠的氣息,看樣子之前詢問的那幾個墨族并沒有說謊,他們確實不知鬼獠在哪里。

    楊開略一沉吟,尋著一個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來到一棟小院前,院內有禁制,楊開曲指輕彈,彈出一層層漣漪。

    少頃,禁制關閉,院門打開,劉子安怒氣沖沖的面孔出現在眼前。

    能找到劉子安的所在倒不是瞎蒙,方才他以神念查探古堡的時候,這邊禁制被觸動,有那么一瞬間的功夫,劉子安露出了氣息探查,這才被楊開知曉。

    “劉兄!”楊開退后一步,抱拳問好。

    劉子安滿面怒容,見是楊開后,一頭惱火:“是你啊,我道是誰這么膽大妄為。”

    楊開呵呵一笑:“無奈之舉,劉兄見諒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?”劉子安沉聲問道。

    楊開點點頭:“確實有事想請教劉兄。”

    劉子安皺了皺眉,側身讓出位置:“進來說吧。”

    楊開道了聲謝,隨著劉子安入內。

    左右打量,楊開眉頭微揚,這個小院的環境比起鬼獠給他安排的那個偏殿要好的多,更適合人族居住,想來是鬼獠對劉子安頗為看重的緣故。

    而他雖是黑淵麾下的墨徒,但畢竟與鬼獠隔著一層,鬼獠那邊就沒那么上心了,只隨便讓人給他安置了一下便了事。

    這種事就算是黑淵知道了也不會說什么,不過由此也可見,鬼獠那邊確實不怎么在意自己。

    院內有桌椅,不過椅子只有一張,劉子安自顧落座。

    楊開站在他面前,左右瞧瞧,感覺自己像是來跟上峰來匯報工作的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就說吧。”劉子安有些不耐地催促。

    楊開笑了笑,從小乾坤中摸出一把椅子來,擺放到劉子安對面坐下,這才開口道:“是這樣的劉兄,我上次托你打聽的事,可有什么眉目?”

    劉子安斜眼望來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楊開微微瞇眼:“劉兄莫不是在裝糊涂?我上次所提之事只有一件。”

    心中莫名納悶,上次見這劉子安的時候,感覺這個人很是桀驁,渾身戾氣,倒也沒那么大的敵意,這一次楊開明顯從他身上感受到了敵意,不知是怎么回事,就連說話都顯得陰陽怪氣的。

    說起來,大家如今都是墨徒,又何苦如此?更何況,他上次明明托劉子安打聽玄牝靈果的事,如今他卻在這里裝糊涂。

    楊開如今雖然用不到玄牝靈果,但卻是需要玄牝靈果來掩蓋自身小乾坤的秘密,所以這果子非得拿到手不可。

    劉子安端坐,八風不動,淡淡道:“玄牝靈果嗎?”

    楊開點頭:“劉兄這不是沒忘嗎?”

    劉子安道:“我幫你問過鬼獠大人了,不過大人并沒有說什么,大人要如何決斷,也不是我能干涉的。”

    楊開不禁皺眉:“那鬼獠大人如今何在?”

    劉子安冷哼一聲:“劉某乃是鬼獠大人麾下墨徒,他身為主人,要去何處難道還需跟我報備嗎?他如今何在,我又怎知曉。”

    楊開被他噎的幾乎說不出話,恨不得祭出蒼龍槍一槍給他捅死。

    見他神色陰郁,劉子安話鋒一轉,悠悠道:“楊兄,還記得我上次跟你說過什么嗎?”

    楊開道:“上次劉兄與我說過很多,卻不知劉兄如今指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劉子安咧嘴一笑:“楊兄既然忘了,那劉某就再說一遍。墨族這邊與人族其實沒有什么區別,無非就是人情往來,想要求人辦什么事,把關系搞好了,自然一切順利。”

    楊開頓時露出難色:“劉兄,我手上只有一點開天丹了,上次便分了一半給你,如今真的沒剩下多少了。”

    劉子安不屑道:“誰還貪圖你那點開天丹?”

    楊開不解:“那劉兄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劉子安冷冷道:“不是劉某想要什么,玄牝靈果之事,劉某可做不得主。”

    楊開恍然大悟,身子前傾,壓低了聲音道:“不知鬼獠大人喜好何物?”

    這家伙拐來拐去,無非就是要自己投其所好啊,玄牝靈果之事,需要鬼獠做主,而他是鬼獠麾下墨徒,楊開幾乎可以肯定,劉子安此刻所為,皆都得了鬼獠的授意。

    原來是在這里等著自己!

    楊開總算明白為何即便黑淵吩咐下來,鬼獠也沒有第一時間將玄牝靈果交給自己了,他是著實沒想到,墨族這邊居然有這樣的風氣。

    此風不正!楊開心中唾棄。

    說完之后又道:“劉兄你也知道,如今我身無長物,鬼獠大人想要什么的話,我未必能夠滿足啊。”

    劉子安嘿嘿一笑:“放心,鬼獠大人喜歡的東西,你自然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這般說著,上下打量他,楊開被他看的臉色漸漸冷了下來,瞇眼道:“劉兄還請明示!”

    話說到這份上,自是沒必要藏著掖著。

    只聽劉子安道:“楊兄應該也知道,墨族能吞食天地偉力,這不但能助長他們實力的提升,也是一種喜好。鬼獠大人的喜好有那么一點點與眾不同,也不能說與眾不同吧,或許很多墨族都有這個喜好,那就是喜好吞食鮮活的天地偉力。”

章節目錄

武煉巔峰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兵王小說只為原作者莫默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莫默并收藏武煉巔峰最新章節

平码三中赔率 海陆重工股票 方舟配资 杠杆炒股家破人亡 宁德股票配资 上证指数历年k线图 百亿配资 宏琳配资 中山期货配资公司 中国期货配资公司 安全可靠的理财平台